首頁| 滾動| 國內| 國際| 軍事| 社會| 財經| 產經| 房產| 金融| 證券| 汽車| I T| 能源| 港澳| 臺灣| 華人| 僑網| 經緯
English| 圖片| 視頻| 直播| 娛樂| 體育| 文化| 健康| 生活| 葡萄酒| 微視界| 演出| 專題| 理論| 新媒體| 供稿

過度診斷+過度治療 數據顯示1/8澳人“被抑郁”

2019年04月24日 19:33 來源:中國新聞網 參與互動 

  中新網4月24日電 據澳洲網報道,現在人們對于抑郁癥已經不再陌生,經常能在新聞報道中看到有人因為抑郁癥自殺身亡。根據最新的數據統計,光是在澳大利亞就有300萬人(包括兒童在內)依賴抗抑郁藥,有專家對此表示擔憂,因為很有可能是醫生的診斷過度和過度治療導致澳人患抑郁癥的人數居高不下。

  超過10萬澳兒童服用抗抑郁藥

  報道稱,根據醫藥福利計劃(Pharmaceutical Benefits Scheme)的最新數據顯示,在2017年至2018年間,38歲至57歲的人(他們被稱為“Prozac一代”,Prozac是一種抗抑郁藥)是最有可能使用抗抑郁藥的人群,而更令研究人員感到擔憂的是,在澳大利亞有超過10萬名17歲以下的兒童正在使用這些抗抑郁藥物,而10年前,這一數字為33780名。

  報道稱,17歲以下的兒童其實并不建議使用抗抑郁藥物,但是在澳大利亞這種現象很普遍;而對于澳老年人來說,使用抗抑郁則更為普遍,其中1/4年齡超過68歲的澳人都在使用藥物對抗抑郁癥。面對這些數據,澳洲精神健康政策的新監督機構PsychWatch質疑醫療行業是否在過度治療人類應該經歷的正常悲痛。

  2015年,經合組織的一份報告顯示,澳大利亞的抗抑郁藥使用量僅次于冰島,但根據新數據顯示,自那以后,澳人的抗抑郁藥使用量進一步增長了10%。心理健康研究人員和前議員馬丁·懷特利博士(Martin Whitely)支持澳洲精神觀察組織PsychWatch的研究,懷特利博士曾揭示了在一個班上,往往年齡最小孩子最有可能被診斷為患有多動癥(Attention Hyperactivity Disorder)這一現象。

  他在博客中說:“我們的心理健康系統‘病得很重’,并且我們陷入了過度診斷和過度藥物治療的循環。”懷特利認為,一系列的因素導致了藥物使用的可怕增長,比如澳洲全科醫生開的藥中有85%的給那些沒有時間或能力來應對悲傷、關系破裂或失業的澳人,這些人正訴諸于藥物而不是精神分析來治療抑郁癥。

  藥物治療抑郁治標不治本

  另外,國際抑郁癥治療指南也降低了診斷抑郁癥的標準。懷特利博士稱,以前《精神障礙診斷和統計手冊》(DSM-IV)認為抑郁癥的癥狀持續兩個月以上才算抑郁癥,而現在只要求癥狀持續至少兩周就可以算是抑郁癥。

  “現在甚至已經有計劃將孤獨變成一種需要用藥物來治療的精神疾病,不快樂、焦慮、酗酒和其他形式的冒險行為在人類中常見,尤其是對于年輕的澳人來說,”懷特利博士說,“然而,聲稱在任何特定的時間,1/4的年輕人‘患有精神健康問題’是錯誤的。”

  澳洲心理健康局局長弗蘭克·昆蘭(Frank Quinlan)同意抗抑郁藥被過度使用。他稱,一份由州政府和聯邦政府聯合發布的秘密報告顯示,政府需要在社區心理健康、更多的公共住房和其他社區支持方面投入20億澳元至30億澳元,用于解決澳人的心理健康問題。

  阿德萊德大學精神病學家喬恩·尤雷迪尼(Jon Jureidini)教授認為,抗抑郁藥正在被過度使用,而且我們正在“治療失望”。“我不想輕視人們的痛苦,但在我們考慮給人們注射藥物之前,我們需要尋找具體的解決辦法,比如解決他們的貧困或家庭暴力、無家可歸或失業問題。”喬恩·尤雷迪尼說。

【編輯:孔慶玲】
本網站所刊載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網觀點。 刊用本網站稿件,務經書面授權。
未經授權禁止轉載、摘編、復制及建立鏡像,違者將依法追究法律責任。
[網上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0106168)] [京ICP證040655號] [京公網安備:110102003042-1] [京ICP備05004340號-1] 總機: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 2019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安徽麻将玩法 江西时时缩水 快3官方app客户端下载 幸运农场秘籍 江西时时在线开奖信息 广西快三走势图基本图 江西时时中奖两千万 香港特马资料心水 新彊时时彩开奖走势图 法国队 体育彩票大乐透开奖 四川时时官方网 快乐12直选前3 广西快乐十分现场直播走势图 浙江快乐彩计划 陕西快乐十分任四技巧 下载福建快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