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滾動| 國內| 國際| 軍事| 社會| 財經| 產經| 房產| 金融| 證券| 汽車| I T| 能源| 港澳| 臺灣| 華人| 僑網| 經緯
English| 圖片| 視頻| 直播| 娛樂| 體育| 文化| 健康| 生活| 葡萄酒| 微視界| 演出| 專題| 理論| 新媒體| 供稿

吉林白城統計造假惡劣 被批“透支黨和政府公信力”

2019年04月20日 08:57 來源:中國經濟周刊 參與互動 

  《中國經濟周刊》記者 李永華| 北京報道

  繼東北小城鶴崗憑著超乎想象的低房價成了網紅之后,另一個存在感不太強的東北城市——白城卻靠著統計數據造假也火了。

  白城造假有多厲害?

  直接看國家統計局4月18日的通報:吉林白城經濟普查違法案件中出現的通過多種方式違法干預預普查對象獨立真實上報普查資料等普查造假、弄虛作假問題和未嚴格執行全國經濟普查方案要求等普查違法問題,嚴重影響普查數據真實準確,危及以普查數據為基礎的國家宏觀調控和決策,透支黨和政府公信力,性質嚴重,影響惡劣。

  “透支黨和政府公信力,性質嚴重,影響惡劣”!熟悉話語體系的人們都清楚,這一行字有千鈞之力。

  國家統計局為何發出雷霆之怒?

  《中國經濟周刊》記者仔細通讀了通報全文,里面專業術語太多,需要一一翻譯成“白話文”,一個個關鍵詞看過來。

  系統性造假

  白城統計數據造假,“犯案時間”是在第四次全國經濟普查登記階段。國務院決定于2018年開展第四次全國經濟普查,目前處于登記階段。

  摸清家底算好賬,才好干活。按照國務院《關于開展第四次全國經濟普查的通知》(國發〔2017〕53號文)的說法,要通過經濟普查掌握各類單位的基本情況和主要產品產量、服務活動,最終目標是“為加強和改善宏觀調控、深化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科學制定中長期發展規劃、推進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提供科學準確的統計信息支持。”

  數據質量決定著普查的質量,也決定著經濟決策的質量,這是一次重大國情國力調查。然而,在如此重大的事情上,吉林白城是怎么做的呢?

  據國家統計局通報:“白城工業園區管委會經濟發展局、洮南市工業和信息化局、通榆縣工業和信息化局在第四次全國經濟普查登記階段,通過多種方式違法干預普查對象獨立真實上報普查資料,導致部分一套表企業普查數據嚴重失實;洮北區部分一套表企業因自身原因提供不真實普查資料。洮南市、通榆縣在第四次全國經濟普查登記階段,部分非一套表企業普查資料失實,洮南市還存在個體經營戶普查資料失實問題。”

  從主管部門到下屬區縣,白城幾乎“集體塌陷”,系統性造假。

  對數據源頭——企業直接干預和造假

  通報所說的“一套表企業”、“非一套表企業”是什么意思呢?概念上理解有點復雜,有家小企業主說得通俗易懂:基本上,年營收2000萬元才夠得上一套表,“像我們這樣的小微企業,夠不上一套表資格,就是非一套表企業”。

  一位統計系統內人士告訴《中國經濟周刊》記者,企業一套表調查,其設計初衷就是為了防止有關數據造假,具體流程就是,符合一套表調查標準的企業,自行在國家(省)數據平臺網上填報相關信息,經層層審核后匯總到國家統計局。“這中間,各級部門都沒有修改數據的權限,只有企業能夠改,目的就是為了確保數據的真實。”

  如此一來,就改變了以往“層層上報”的數據采集方式,變成“兩點一線”模式,一套表企業用聯網直報系統將原始數據直接傳到國家數據中心,國家統計局就能夠直接掌握第一手的數據。普查數據的質量怎么樣,企業是關鍵。

  于是,白城就是直接對數據源頭——企業下手了。非一套表企業規模小,基本上靠手工填報,在流程上讓數據注水更容易操作,白城洮南市對個體經營戶都沒放過。

  具體怎么做呢?某省一家制造企業的負責人告訴《中國經濟周刊》記者,其實很簡單,“區里面去年開會,都是口頭給我們下了任務,要求網上填表的時候必須確保增長”。

  按照區里的要求填了“假數據”交上去之后,今年3月,該企業收到了國家統計局的《統計檢查查詢書》,要求該企業說明提供不真實統計資料的原因,“如為機關、人員違法干預,請詳細說明時間、地點、人員、內容、方式等。”

  這讓該企業負責人左右為難。

  “官出數字、數字出官”的后遺癥

  “我們做企業,報假數據沒有任何好處,但是上面要求這么報,我們也得聽。”該企業負責人抱怨說,現在出了事,上面的人卻說管不了,一旦被懲罰,企業就將被列為失信企業,對今后的經營影響極大。

  既然企業不愿意造假往高了報數據,那么,白城的政府部門為何甘于冒風險來注水呢?

  說到底,錯誤的“唯GDP”、“唯數據”政績觀所致。不光是白城,也不止是第四次經濟普查期間,經濟數據造假并非個案。有基層官員對《中國經濟周刊》記者稱,年年報數據都要增長,是一條硬指標,“以前,能不能提拔上去,考核的第一指標就是GDP數據。”

  正如遼寧省政府工作報告所指出的,在2011年至2014年“官出數字、數字出官”,導致經濟數據被注入水分。

  知情人士透露,曾經連續多年,某省的省會城市和省內另一大城市都憋著讓對方先公開數據,誰先公開,后者就在前者的數據上加上一點點,為此還相互想盡辦法刺探對方“情報”。

  有學者在東北某地調研時發現,寒冬臘月里并無市場需求的水泥廠卻滿負荷運轉,一問才知竟然是為了沖發電量指標,讓他大為感慨個別地方官員數據造假簡直是膽大妄為到瘋狂的地步。

  2014年,中央巡視組首輪巡視遼寧時指出,“遼寧全省普遍存在經濟數據造假問題”。2016年,中央巡視組“回頭看”,再次重申遼寧經濟數據造假。

  此后,遼寧擠水分。2016年,遼寧GDP比2015年少了6705.5億元,“縮水”幅度高達23.3%。連續擠水分之后,面子確實不好看,遼寧GDP在全國的位次,從排名前十跌至中游。

  繼遼寧之后,全國多地加入擠水分行列。如,內蒙古2016年的一般公共預算收入核減幅度達到26.3%,規模以上工業增加值核減40%;天津濱海新區2016年GDP核減33%。

  這些動作背后,是發展理念從求數量到求質量的變化。中國經濟進入高質量發展新時代,自十八大以來,最高決策層反復強調“不唯GDP論英雄”。十九大報告也未提未來GDP翻番的目標。

  國家統計局上述通報指出,各地要從吉林白城經濟普查違法案件中認真吸取教訓,引以為戒,認真落實本地區、本部門在防范和懲治統計造假、弄虛作假中的責任,嚴格遵守統計法及其實施條例、全國經濟普查條例等統計法律法規,嚴格執行全國經濟普查方案,嚴肅普查紀律,嚴守紀律底線紅線,確保普查數據真實可靠。

  那些沉迷于數據造假的人,腦筋該轉彎了,眼睛真的該朝前面看看了。否則,將是嚴厲的懲處。對于白城上述違法行為,國家統計局將移送吉林省委、省政府依法依紀依規嚴肅處理。

【編輯:劉羨】

>國內新聞精選:

本網站所刊載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網觀點。 刊用本網站稿件,務經書面授權。
未經授權禁止轉載、摘編、復制及建立鏡像,違者將依法追究法律責任。
[網上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0106168)] [京ICP證040655號] [京公網安備:110102003042-1] [京ICP備05004340號-1] 總機: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 2019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安徽麻将玩法 安徽时时平台注册送钱 平码29号100元 pk105码一期计划 幸运飞艇走势技巧规律与公式 北京快三是国家允许吗 四川快乐12开奖500 江西时时直播地址 喜乐彩走势 观致3官网 云南快乐十分走势开奖 北京赛pk10外挂 湖北快三今天号码推荐 王中王一肖中特论坛app 时时彩现在20分钟一期了吗 吉林快3开奖今天 四川时时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