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滾動| 國內| 國際| 軍事| 社會| 財經| 產經| 房產| 金融| 證券| 汽車| I T| 能源| 港澳| 臺灣| 華人| 僑網| 經緯
English| 圖片| 視頻| 直播| 娛樂| 體育| 文化| 健康| 生活| 葡萄酒| 微視界| 演出| 專題| 理論| 新媒體| 供稿

男子被關827天獲無罪不服3.5萬精神賠償 湖南高院復查

2019年04月25日 08:33 來源:澎湃新聞 參與互動 

  重審被判無罪獲得27萬余元國家賠償后,廖建軍繼續為申請更高的精神損害撫慰金而奔走。本月中旬,廖建軍收到了湖南高院寄送的立卷復查通知書。通知書顯示,廖建軍的申訴符合立卷復查條件,湖南省高院賠償委員會決定立卷審查。

  湖南人廖建軍曾被認定為一起放火案兇犯,被羈押827天后,2016年寧鄉縣(2017年撤縣建市為寧鄉市)法院重審認為案件證據不足、事實不清,廖建軍獲判無罪。之后獲得27萬余元國家賠償,其中除侵犯公民人身自由賠償金23.5萬余元外,還有一筆3.5萬余元的精神損害撫慰金。

  “不能接受,我和家人遭受了巨大精神損失,三萬多不能彌補。”廖建軍告訴澎湃新聞(www.thepaper.cn)。在2018年6月寧鄉市法院作出國家賠償決定后,廖建軍向長沙中院提起復議,被駁回。2019年3月,他向湖南高院提出申訴,終于在4月中旬收到了湖南高院寄送的立卷復查通知書。

  曾做三次有罪供述,庭審時翻供稱遭刑訊逼供

  火災事故發生在2014年4月23日凌晨。

  根據原一審判決,當日凌晨3點左右,湖南省寧鄉縣青山橋集鎮青上路173號“如意旅社”著火,旅社中的空調、鋁合金玻璃門、卷閘門等財物被燒壞,停放在旅社門前的一輛轎車也被燒壞,造成的損失共計3.3萬余元。旅社老板娘陳某蓮被燒成輕微傷。

  經寧鄉縣公安消防大隊分析,起火部位位于“如意旅社”大門口,是一起投放了汽油、柴油參與燃燒的放火火災現場。

  案發后,陳某蓮稱,此前廖建軍和自己女兒嚴某談戀愛,她不同意雙方交往,兩家曾發生過爭吵及沖突,廖建軍揚言要害陳某蓮家。由此,廖建軍作為重大嫌疑人進入警方視線。

  民警趕至寧鄉流沙河鎮廖建軍家時,發現廖建軍手上仍有遺留有汽油味,停放在其家的摩托車發動機留有余熱。偵查人員在廖建軍身上搜查到一個打火機,在其家中發現一根長約1.5米、直徑約0.6米的醬黃色塑料管子、5個飲料空瓶及兩個黃色尼龍袋。

  案發次日即4月24日,廖建軍被刑事拘留。原一審判決顯示,在偵查階段,廖建軍做了三次有罪供述。

  廖建軍供述稱,他經人介紹與嚴某認識并戀愛,后因嚴某母親陳玉蓮反對,廖建軍因禮金退還問題與陳某蓮發生言語沖突,被陳打了兩個耳光而懷恨在心,決定報復。案發前一日下午,他在家里用塑料管把汽油從摩托車油箱里導入到5個塑料瓶里,還準備了一根黑色布繩。4月23日凌晨2點多,他騎摩托車從家里出發,到達如意旅館后把1個綠色瓶子放在中間,其余4個圍成一圈,用隨身準備的打火機點燃淋了汽油的繩子,之后回到家里。

  原一審判決顯示,在此后寧鄉縣法院的庭審中,廖建軍對上述供述翻供。

  廖建軍稱案發當晚他根本沒有去過案發現場,在派出所接受訊問時也沒有承認放火,但偵查機關一直沒有將該份筆錄作為證據提交法院。廖建軍還稱,2014年4月23日晚6、7點鐘左右,在寧鄉縣公安局執法辦案區域接受訊問時,曾遭受公安人員刑訊逼供,申請法庭排除其在偵查階段所做供述。

  對此,寧鄉縣法院通知偵查人員出庭,并當庭全程播放審訊錄像,認為訊問過程完整,且審訊時間和方式合法,認定三次有罪供述系合法取得。

  最終,法院認定廖建軍具有作案動機,且起火原因及起火點位置等證據能與廖建軍實施放火犯罪的細節供述相互印證,公訴機關提交的證據確實、充分,能形成完整的證據鏈條。

  2015年9月30日,廖建軍一審被以放火罪判處有期徒刑三年,并賠償陳玉蓮等人財產損失費等2萬余元。

  除供述外無其他證據印證,重審改判無罪

  原一審判決后,廖建軍不服,手寫上訴狀提交長沙市中級人民法院。

  2016年4月11日,長沙中院裁定認為原審判決證據不足,事實不清,發回寧鄉縣法院重審。

  寧鄉法院重審認為,檢方提供的證據都不能作為直接證據,證人證言也與案件的關聯度不高、或缺乏證明力,“除了廖建軍的供述,沒有其他證據證明其實施了放火行為”。

  法院認為,該案物證未隨案移送,廖建軍家中搜出的包過汽油瓶的袋子是否有汽油成分、黃色塑料管子內的殘夜是否是汽油,檢方相關證據未體現;廖建軍身上搜出的打火機是否為作案工具,無其他證據印證。此外,法院認為廖建軍做出的三次有罪供述存疑。

  重審判決書顯示,雖然有相當證據證明廖建軍有重大作案嫌疑,但全案證據尚未達到確實、充分的程度,尚不能得出廖建軍就是真正罪犯的唯一結論,“人民法院應當恪守證據裁判規則,秉承‘疑罪從無’的刑法精神”。

  2016年7月27日,寧鄉法院重審改判廖建軍無罪。次日,廖建軍被取保候審,回到家中。寧鄉縣檢察院隨后提出抗訴,認為現有證據足以認定廖建軍的行為構成放火罪。

  2018年4月2日,長沙中院二審判決認定只有廖建軍的供述直接證明其實施了放火行為,但供述的內容缺乏其他證據的有力印證。根據《刑事訴訟法》第53條規定“只有被告人供述,沒有其他證據的,不能認定被告人有罪和處以刑法”,維持無罪判決。

  不服3.5萬余元精神損害撫慰金,湖南高院立卷復查

  獲得無罪后,廖建軍向寧鄉法院提出國家賠償申請。

  廖建軍稱,其被關押827天,請求賠償侵犯人身自由賠償金23萬余元(2017年度國家職工日平均工資284.74元×827天),另索賠精神損害撫慰金1000萬元。并表示,在被羈押期間,偵查人員對其進行刑訊逼供,使他的左拇指留下了兩道傷疤,并且失去了部分伸展功能。除此之外,他的奶奶、父親在他羈押期間相繼離世;其母為其申訴,曾經營的豆腐渣店也因此停業。無罪至今,他以打爆米花為生,每月收入兩千元左右,“我和家人遭受了巨大的精神損失,并且造成了極為嚴重的后果。”

  2018年6月25日,寧鄉法院作出國家賠償決定,認為廖建軍被刑事拘留至被取保候審,共被限制人身自由兩年多,給其造成了精神損害且后果較嚴重,酌情賠償精神損害撫慰金35322元,侵犯公民人身自由賠償金235479.98元,共計27萬余元。

  廖建軍無法接受3.5萬余元精神損害賠償,向長沙中院賠償委員會申請復議。

  2018年12月18日,長沙中院維持了寧鄉法院的賠償決定。長沙中院認為,對于精神損害撫慰金的數額問題,法律并無明確規定,應由人民法院綜合考慮案件具體情況予以酌定。綜合考慮廖建軍的精神損害事實和嚴重后果的具體情況、罪名、刑罰輕重、糾錯環節等,寧鄉法院的賠償決定并無不當。

  2019年3月,廖建軍就兩份國家賠償決定書向湖南省高院提出申訴。廖建軍稱,兩級法院所做的精神損害撫慰金數額偏低,不能彌補錯案對其工作、生活、家庭及名譽造成的損失。

  4月中旬,廖建軍收到了湖南省高院寄送的立卷復查通知書。通知書顯示,經審查,廖建軍的申訴符合立卷復查條件,湖南高院賠償委員會決定立卷審查。

【編輯:邢天然】

>國內新聞精選:

本網站所刊載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網觀點。 刊用本網站稿件,務經書面授權。
未經授權禁止轉載、摘編、復制及建立鏡像,違者將依法追究法律責任。
[網上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0106168)] [京ICP證040655號] [京公網安備:110102003042-1] [京ICP備05004340號-1] 總機: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 2019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安徽麻将玩法 重庆时时开奖网 腾讯分分彩是由哪里开奖 二八杠输钱 内蒙古时时三星 365老登录不上去怎回事 陕十一选五开奖结果 内蒙古时时最新开奖结果查询 江西快三开奖结果29期 安徽时时劫介绍 特马资料最准三肖三码 福彩3d试机号走势 新时时五星技巧 香港王中王一肖中特期期谁 天津快乐十分牛走势图 老时时大小单双 炸金花最常用出千方法